香榭云泽

每个世界都不同 (第四章)

       在第三个洛基出现之后,托尔回了一趟阿斯加德,但是他却连见奥丁的时间都没有,而是第一时间捉住了范尔达,狠狠地把他揍了一顿。边揍还边喊着,你怎么敢!你怎么敢!而无辜的范尔达则不明所以的问:“我怎么了?”
托尔喘息了一下,看着他“你曾经喜欢过洛基吗?”当托尔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希芙震惊的看着他“啊!你发疯了吗?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他怎么会喜欢上洛基?你说对吗范尔达!”
范尔达却不说话,只是低着头“说话呀!”希芙对他吼道。
托尔看着自己面前鼻青脸肿的范尔达转身走向奥丁的宫殿。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根本不明白他想要什么!你从没给过他一点儿希望!堂堂的雷神其实也和我一样什么都不剩了!”身后传来范尔达的声音。

       托尔继续向前走着,脑海中不断有片段闪过,有些是黑白的有些是彩色的。不同的人叫嚣着不同的事。
他看见简说我爱你,然后就是那些柔软的交缠,但是随后就被其他一些片段冲走了。
他看见洛基眼角闪烁着的眼泪,回家……哥哥已经太晚啦!  信任?这是母亲的遗言吗!    哥哥把我拉上来吧!    要亲一个吗?    永远别怀疑我爱你……      我不是为了父亲而是为了……为了我!
托尔猛然从回忆中惊醒,此时他已经来到了奥丁的宫殿前,奇怪的是这里并没有守卫。他悄悄地走了进去,绕过无数房间来到奥丁的寝室。他稍微推开一点门,疑惑着里面是否没人。
“你在这儿干什么?”突然身后传来声音,猛的回头一看原来是奥丁。
“父亲。”托尔向他行礼,“你有什么事情吗?”
“我只想看看您是否安好。”奥丁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便向前走去托尔紧跟在后。
“你也不小了是时候该接触一些政事了,虽然你说过在这方面你不如洛基,毕竟他已经死了,你才是我的儿子,是该承担起一些责任了。”托尔在听到洛基死的这个词时,身体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
“是的父亲,我会的,但我在地球还有一些事情要解决,我很快就会回来。”“那就快去吧!我的儿子,不要有什么顾虑。”“好的父亲。”如此短暂的父子对话结束后,托尔又回到了地球回到了复联。

        他回来的时间刚刚好,又一个血色的漩涡出现了,从里面走出来的洛基背对着他们打量着房间的设施。他穿着一件略微女性的一字肩的礼服,露出小半个蓝色的优美的脊背和手臂,上面有着神秘的花纹,有些零零散散的黑色卷发垂在上面。礼服还有着长长的裙摆,整个礼服是血红色的,周围镶着黑金的边显得奢华非凡。

         洛基缓缓的转过身子面对着他们,瞬间所有人的瞳孔微缩,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洛基,他的头发卷曲有一部分垂在左边的脸庞,他的眼睛是猩红色的,脖颈上佩戴着同样猩红色宝石的项链,里面似乎有液体在流动,最重要的是他的腹部鼓起了一大块,就像女人十月怀胎一样“这次还真来了个怀孕的。”钢铁侠小声的嘀咕道。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哥哥……见到我开心吗?”
“你先坐下来再说。”托尔木然的看着他,洛基在一个柔软的沙发上坐下,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好让自己轻松一些。
托尔则坐在离他不远的椅子上,“怎么样?”“什么怎么样?”洛基斜着头一脸惊奇的看着托尔。
“当然是过的怎么样,你看起来很辛苦……这孩子的父亲……是人类吗?”洛基猩红色的眼睛闪烁了一下,“不,这孩子的父亲并不是人类,他是一个……”说到这儿,他卖了一下关子,环顾着周围的复仇者们,一场严肃的谈判式的会议好像变成了平淡的拉家常一般。
“吸血鬼。”“一个吸血鬼!”鹰眼惊叫到,“那你呢!还是神吗?”“我当然还神。”
“能说说你是怎么遇到他的那个吸血鬼的吗?”洛基笑了笑“当初在那片荒野我并没有死,我的灵魂坠落到地球的历史遗迹中,在无数岁月的磨合下,我才有了实体,就连法力也恢复了大半。”托尔沉思了片刻,对复仇者们说“能否让我和他单独说会儿话”钢铁侠沉默了一会儿答应了托尔,临走前,钢铁侠拍了拍托尔的肩膀。

          托尔坐到洛基旁边“我能摸摸他吗?”“可以”。
托尔把手轻轻的放到洛基圆滚滚的肚子上,慢慢抚摸着,“你知道是个男孩女孩吗?”“不,还不知道。”
“怀着他很辛苦吧。”“哦!当然这可是个体力活。”托尔把手收回来。
“来吧和我说说那个……吸血鬼,他使出了怎样的手段能收服我们的邪神。”“其实没什么,他被自己的情人和女儿背叛而我恰巧救了他,狗血的剧情。然后我们一起旅行……他有着金发和蓝色的眼睛。典型的法国贵族。莱斯特告诉我永远别把自己藏起来,面对现实和真实的本性。”
“这就像吸血鬼一样”,“Yes……Yes”。洛基侧着头看着托尔,他太久没有看到过托尔了,洛基能感觉到有什么在悄悄改变,当初那个没脑子的金毛大个儿不见了。洛基知道他没有为托尔担心的必要,反正他是被秩序者选中的人。
“我找不到回阿斯加德的路了……   (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他能给你吗?一个吸血鬼?”“我不知道或许吧……我总会做梦,我会梦到各种各样的世界。每一个都很神奇或者恐怖。那时候我想也许我有一天出不来呢?我会永远留在那里……但是我没有……莱斯特总会温柔的叫醒我,带我回来。”托尔看着洛基的眼睛,里面的腥红色变了,变成了有些少女恋爱时的粉色。
“那你一定很累。”
“不,他会……照顾我”“无微不至?”“是的无微不至。”他笑了,很好看,为别人,另一个世界的陌生人。托尔心想着。
“想去看看吗?回阿斯加德。那里……变化很大。”“不,没有必要了,还有人在等我。”洛基一只手摸着肚子,另一只手把玩着脖颈上的项链。
“你还能再回来吗?”托尔祈求的看着他。他的眼睛没有莱斯特的亮,莱斯特充满爱意的眼神永远不会出现在其他人眼里。洛基这样想。“呐……托尔……你不应该是这样,”洛基伸出一只手放在他的脸上“你是雷神……托尔,你有还很多,你身边从不缺什么,而我是邪神,是洛基……”托尔握住那只手,用拇指描绘着上面的花纹。那只手僵硬了一下,想抽回去,而托尔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他知道洛基没有说出口的后半句:我们不是一路人。他望着洛基腥红色的眼睛,感觉从心脏到舌头再到眼睛都是酸的涩的,他们俩僵持着直到旋涡的出现。
“你该走了,有人在等你”“是的。”洛基收回手径直向旋涡走去,托尔在他身后看着洛基又一次消失。“我永远失去你了弟弟。”他自言自语到。有些悲伤的东西终于不经意地从眼眶里掉了下来。

            而现在我们熟知的却是:现实如同水母一样,看似美好无害实则致命伤人。

评论(35)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