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榭云泽

每个世界都不同 (第五章)

       自从第四个洛基走后,整整过去了一年。一切都很风平浪静,没有什么外星人的入侵,也没有什么要消灭人类的巨大阴谋,只不过是美国队长孤身闯入九头蛇内部,救回了他的老情人巴基•巴恩斯,摇身一变变成了世纪情人。除此之外就是我们的雷神,托尔开始在仙宫实习那些繁琐的政事。一切似乎都变得合乎常理。直到7月的某一天。

       钢铁侠还在他的实验室里做实验,试图修复贾维斯。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扑在数据上面忽略了身后的响动。前一秒他还在全心贯注地查阅资料,后一秒他就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环住了腰腹,耳边传来暧昧的呼吸,一个声音说“还在做实验吗?”
钢铁侠被吓得差点跳起来,他转过身看清那人,瞬间瞪大了眼睛“你……你……你……”
“怎么?见到我激动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还没等他说完话,钢铁侠用力按下了实验台上的紧急按钮,这是特意为洛基准备的,只要他一出现,按下按钮就能召唤所有人包括托尔。
鹰眼为此还吐槽过:就像游戏里的召唤神兽一样。
        
       洛基皱了皱眉,看着钢铁侠说:“这又是一种新的玩法吗?亲爱的。”
“谁是你亲爱的!你这个疯子!你还没意识到吗?这并不是你以前的那个世界!你他娘的穿越啦!快放开我!你这蛇精病!”
洛基依旧揽着他的腰,“哦~别担心~我已经意识到了……不过我需要一个用来谈判的筹码不是吗?”
洛基的一只手慢慢摸着他的脖子“哦,别担心~看在你和他长的一模一样的份上,我不会对你做些什么的,前提是……你可要乖乖听话~”
他把一只手拿起来放到唇边,伸出食指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钢铁侠继续瞪着他心里想:上帝啊……这家伙竟然涂着黑色的指甲油!!!

        当复仇者们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这样的画面。钢铁侠背靠在实验台边上,洛基一只手缓慢的抚摸着他的脖颈,另一只手还放在他的腰上。
这幅画面非常像一条斑斓的毒蛇把一只小浣熊圈在自己的领地里。
洛基的眼神温柔蜷缩的不像话,把钢铁侠看得毛骨悚然。“他可不会像你这么听话。”洛基笑着,指甲在钢铁侠脆弱的脉搏旁边滑行。
钢铁侠扭头冲着复仇者们吼道:“上帝啊!快点把这个疯子拉开!”
黑寡妇冷静的冲洛基说:“我想我们应该坐下来谈一谈,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双方都搞不清楚状况。我们想了解一下另一个世界是怎样的。你应该把钢铁侠放开,他作不成你的筹码,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你可不是什么好神,信誉也可怜的要命。”
洛基盯了一会儿黑寡妇又把眼神转向了钢铁侠,然后猛的跳开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冲他吼道:“你就任由那帮蝼蚁这样羞辱我吗?”
他还用双手捂住心口,剧烈地呼吸着一副深受打击命不久矣的模样,然后他又用眼神凄悲的扫过众人,最后停留在钢铁侠身上,一只手扶住旁边的实验台神色荒凉,“结婚之前你还对我百依百顺处处维护……现在你竟然这样对我!你信不信我死给你看!!!”
就在洛基狂飙演技,众人石化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冒出来“你说我们是蝼蚁,那你又是什么东西呢?”这个声音出自求学好问巴恩斯中士。
而洛基则用一种‘大人说话小孩儿别插嘴’的眼神成功怼了一下巴基,美国队长立马起身把巴基带走,走之前撂下一句“洛基你哥来了”和“要打出去打,打坏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是要赔钱的。”

        洛基听到托尔来了,立马收起了那一副被负心汉抛弃的模样。
房门再一次被打开发出咔嚓的声音,托尔走进来,看了一眼洛基向黑寡妇询问道:“又是空间转移,平行世界吗?”
黑寡妇点点头“恐怕是这样的,托尼做实验的时候他出现了。”
托尔看向洛基“你只需要回答我三个问题:第一你的身份是什么。第二你的爱人是谁,你和他怎样认识的。第三你是否有了孩子。”
洛基沉默不语,托尔向前走了一步,洛基立马往后退了一步,浑身上下紧绷着,戒备地看着托尔,右手出现了一把利刃。
“你可以不用回答我的这些问题,因为我差不多已经可以猜到了,你还是仙宫的二王子,你的爱人恐怕就是钢铁侠。你还没有孩子。”
洛基继续向后退“你如果问我,我是怎么知道的。第一,从你看我的眼神我可以看出你和我有颇深的渊源,恐怕不是一言两语能说的清的。第二,你向后退的时候下意识的想把钢铁侠往身后推,我了解你的作风,不是你重要的人你不会做这样的动作,至于第三……那是我猜的。”
洛基把刀收回来,直直的站在那里“不得不说你颇有长进嘛~托尔。你说的对我还是仙宫的二王子,只不过……是因为和凡人相爱而被流放的二王子。我的魔法被奥丁收回,不过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和他的相识在更早以前,他的家人逝去的时候正是我出现的时候,这也算是阴差阳错。”
“然后就是一段刻骨铭心的仙凡之恋对吗?”鹰眼忍不住接嘴道,“要是你在这个世界,你恐怕就要失望了。这个世界的铁皮人可是一心一意只顾着他的贾维斯。”
“那又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恐怕马上就要走了。”洛基无所谓的耸耸肩。
托尔则点点头“对啊……你又要走了……这次那个旋涡又是什么颜色呢?”
“棕色的,有点像他的眼睛。”然后就是漫长的沉寂,双方都没什么话说。
最终是托尔先开的口“他爱你是怎样的呢?什么样才算爱你……”
洛基先是震惊了一下,后又嘲讽的看着托尔“他的眼睛为我流着泪,他的心为我打着伞。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爱情。像你恐怕永远不会缺吧!”这时那个旋涡出现了,就在洛基的身后,猛的把他吸了进去,以至于洛基连告别(讽刺)的话都没来得及说。
托尔站在原地低声轻笑起来“真是野蛮的作风。”

          我们得到了成为陌生人的结局。这也许就是落幕了。又能怎样呢?我从不知道这些漩涡出现的意寓,但我知道的是,在另一个世界,另一个千千万万的世界,你活的很好,活的很舒服,很幸福,拥有的要比这个世界多的多的感情……这就足够了。

每个世界都不同 (第四章)

       在第三个洛基出现之后,托尔回了一趟阿斯加德,但是他却连见奥丁的时间都没有,而是第一时间捉住了范尔达,狠狠地把他揍了一顿。边揍还边喊着,你怎么敢!你怎么敢!而无辜的范尔达则不明所以的问:“我怎么了?”
托尔喘息了一下,看着他“你曾经喜欢过洛基吗?”当托尔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希芙震惊的看着他“啊!你发疯了吗?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他怎么会喜欢上洛基?你说对吗范尔达!”
范尔达却不说话,只是低着头“说话呀!”希芙对他吼道。
托尔看着自己面前鼻青脸肿的范尔达转身走向奥丁的宫殿。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根本不明白他想要什么!你从没给过他一点儿希望!堂堂的雷神其实也和我一样什么都不剩了!”身后传来范尔达的声音。

       托尔继续向前走着,脑海中不断有片段闪过,有些是黑白的有些是彩色的。不同的人叫嚣着不同的事。
他看见简说我爱你,然后就是那些柔软的交缠,但是随后就被其他一些片段冲走了。
他看见洛基眼角闪烁着的眼泪,回家……哥哥已经太晚啦!  信任?这是母亲的遗言吗!    哥哥把我拉上来吧!    要亲一个吗?    永远别怀疑我爱你……      我不是为了父亲而是为了……为了我!
托尔猛然从回忆中惊醒,此时他已经来到了奥丁的宫殿前,奇怪的是这里并没有守卫。他悄悄地走了进去,绕过无数房间来到奥丁的寝室。他稍微推开一点门,疑惑着里面是否没人。
“你在这儿干什么?”突然身后传来声音,猛的回头一看原来是奥丁。
“父亲。”托尔向他行礼,“你有什么事情吗?”
“我只想看看您是否安好。”奥丁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便向前走去托尔紧跟在后。
“你也不小了是时候该接触一些政事了,虽然你说过在这方面你不如洛基,毕竟他已经死了,你才是我的儿子,是该承担起一些责任了。”托尔在听到洛基死的这个词时,身体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
“是的父亲,我会的,但我在地球还有一些事情要解决,我很快就会回来。”“那就快去吧!我的儿子,不要有什么顾虑。”“好的父亲。”如此短暂的父子对话结束后,托尔又回到了地球回到了复联。

        他回来的时间刚刚好,又一个血色的漩涡出现了,从里面走出来的洛基背对着他们打量着房间的设施。他穿着一件略微女性的一字肩的礼服,露出小半个蓝色的优美的脊背和手臂,上面有着神秘的花纹,有些零零散散的黑色卷发垂在上面。礼服还有着长长的裙摆,整个礼服是血红色的,周围镶着黑金的边显得奢华非凡。

         洛基缓缓的转过身子面对着他们,瞬间所有人的瞳孔微缩,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洛基,他的头发卷曲有一部分垂在左边的脸庞,他的眼睛是猩红色的,脖颈上佩戴着同样猩红色宝石的项链,里面似乎有液体在流动,最重要的是他的腹部鼓起了一大块,就像女人十月怀胎一样“这次还真来了个怀孕的。”钢铁侠小声的嘀咕道。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哥哥……见到我开心吗?”
“你先坐下来再说。”托尔木然的看着他,洛基在一个柔软的沙发上坐下,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好让自己轻松一些。
托尔则坐在离他不远的椅子上,“怎么样?”“什么怎么样?”洛基斜着头一脸惊奇的看着托尔。
“当然是过的怎么样,你看起来很辛苦……这孩子的父亲……是人类吗?”洛基猩红色的眼睛闪烁了一下,“不,这孩子的父亲并不是人类,他是一个……”说到这儿,他卖了一下关子,环顾着周围的复仇者们,一场严肃的谈判式的会议好像变成了平淡的拉家常一般。
“吸血鬼。”“一个吸血鬼!”鹰眼惊叫到,“那你呢!还是神吗?”“我当然还神。”
“能说说你是怎么遇到他的那个吸血鬼的吗?”洛基笑了笑“当初在那片荒野我并没有死,我的灵魂坠落到地球的历史遗迹中,在无数岁月的磨合下,我才有了实体,就连法力也恢复了大半。”托尔沉思了片刻,对复仇者们说“能否让我和他单独说会儿话”钢铁侠沉默了一会儿答应了托尔,临走前,钢铁侠拍了拍托尔的肩膀。

          托尔坐到洛基旁边“我能摸摸他吗?”“可以”。
托尔把手轻轻的放到洛基圆滚滚的肚子上,慢慢抚摸着,“你知道是个男孩女孩吗?”“不,还不知道。”
“怀着他很辛苦吧。”“哦!当然这可是个体力活。”托尔把手收回来。
“来吧和我说说那个……吸血鬼,他使出了怎样的手段能收服我们的邪神。”“其实没什么,他被自己的情人和女儿背叛而我恰巧救了他,狗血的剧情。然后我们一起旅行……他有着金发和蓝色的眼睛。典型的法国贵族。莱斯特告诉我永远别把自己藏起来,面对现实和真实的本性。”
“这就像吸血鬼一样”,“Yes……Yes”。洛基侧着头看着托尔,他太久没有看到过托尔了,洛基能感觉到有什么在悄悄改变,当初那个没脑子的金毛大个儿不见了。洛基知道他没有为托尔担心的必要,反正他是被秩序者选中的人。
“我找不到回阿斯加德的路了……   (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他能给你吗?一个吸血鬼?”“我不知道或许吧……我总会做梦,我会梦到各种各样的世界。每一个都很神奇或者恐怖。那时候我想也许我有一天出不来呢?我会永远留在那里……但是我没有……莱斯特总会温柔的叫醒我,带我回来。”托尔看着洛基的眼睛,里面的腥红色变了,变成了有些少女恋爱时的粉色。
“那你一定很累。”
“不,他会……照顾我”“无微不至?”“是的无微不至。”他笑了,很好看,为别人,另一个世界的陌生人。托尔心想着。
“想去看看吗?回阿斯加德。那里……变化很大。”“不,没有必要了,还有人在等我。”洛基一只手摸着肚子,另一只手把玩着脖颈上的项链。
“你还能再回来吗?”托尔祈求的看着他。他的眼睛没有莱斯特的亮,莱斯特充满爱意的眼神永远不会出现在其他人眼里。洛基这样想。“呐……托尔……你不应该是这样,”洛基伸出一只手放在他的脸上“你是雷神……托尔,你有还很多,你身边从不缺什么,而我是邪神,是洛基……”托尔握住那只手,用拇指描绘着上面的花纹。那只手僵硬了一下,想抽回去,而托尔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他知道洛基没有说出口的后半句:我们不是一路人。他望着洛基腥红色的眼睛,感觉从心脏到舌头再到眼睛都是酸的涩的,他们俩僵持着直到旋涡的出现。
“你该走了,有人在等你”“是的。”洛基收回手径直向旋涡走去,托尔在他身后看着洛基又一次消失。“我永远失去你了弟弟。”他自言自语到。有些悲伤的东西终于不经意地从眼眶里掉了下来。

            而现在我们熟知的却是:现实如同水母一样,看似美好无害实则致命伤人。

每个世界都不同 (第三章)

      “洛基……是我的弟弟,是我的家人,是我最亲爱的人。现在一切似乎都变得乱糟糟的。第一个洛基说在另一个世界里他……是我的王妃,我很惊讶非常非常惊讶,这就像把炸鸡腿泡在果啤里一样的感觉,哦!奥丁在上,我到底在说些什么……史蒂夫你感觉到吗?”史蒂夫一言不发的和托尔碰起酒杯。

“过后的几天,我一直在想我对洛基是什么样的感情。当我发现我竟然分外嫉妒着另一个世界能把洛基娶来当王妃的那个托尔时……我整个人就像一座哑了的火山,我爱他……哦,太可笑了,说出这种话连我自己都不会相信,但这他娘的就是个摆在我面前的事实!有人能告诉我该怎么做吗?我能回到阿斯加德去问我父亲吗?”托尔喝了一口酒,但他却觉得难以下咽。

“然后那个漩涡又出现了,出现了第二个洛基,这个洛基拥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孩子,自己的王国,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你知道吗,史蒂夫,在他出现的那一刻,我看着他领着的那个孩子,我在想那个孩子是另一个世界的我和洛基一起拥有的一个孩子。我不知道。”托尔摇着头“以前妈妈从没告诉我爱一个人是这么的难,也许……她告诉洛基了。”托尔有些哽咽。他现在活像一只被主人遗弃了的金毛犬。
“如果洛基现在出现在我的面前,也许我能和他说出这些话。我不再要求他和我回阿斯加德了,只求他能在我身边,也许他出去闯祸的时候我还能帮他收拾残局。但这些话我也只能说给自己听听了。”

就像为了验证托尔说的话一样,一个黑色的漩涡出现了,从里面走出来的洛基看着他们异常惊讶的样子,“洛基……”托尔站起来向他走去,而这位洛基却后退一步并向托尔行礼“兄长竟然在此真是让我不胜荣幸。”托尔想要拥抱他的手硬生生僵在半空,最后怯弱的放了下来。

‘他不是这个世界的洛基’托尔闭了闭眼,突然给了自己一巴掌,洛基惊悚的看着他“兄长可是中了什么魔法?”托尔甩甩那头暗淡的金发,“这里并不是你的那个世界,这是个意外,你跟我来。”
这时,美国队长已经把复仇者们都召集了起来,鹰眼抱怨的说:“这次这个洛基可别再把我们捆起来了!上上次是冰!上次是植物!这次还想是什么!”

复仇者们把这个洛基团团围住,坐在一起。“讲讲你的经历吧。”托尔说。洛基差异的看了看托尔“好的兄长。”他酝酿了一下自己的语言缓缓开口道“我是阿斯加德的第二位王子,但我并非是阿斯加德的血脉,我是众神之父奥丁从战场上抱回来的冰霜巨人的孩子。”

“你是怎么知道你是冰霜巨人的儿子而非阿斯加德血脉的。”鹰眼打断他。
“从我记事起我就知道了,并不需要其他人刻意的告诉我,因为我并非阿斯加的血脉我受到了一些……嗯不公平的待遇。”说到这儿,他看了看托尔见他没有半点恼怒的意思就继续往下说。
“我和我名义上的家人关系并不好,于是我很清楚我自己的地位,我能活着就不错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魔法天赋受到了重视,他们把我当做一名魔法师培养打算把我这种天赋运用到战场上去。”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垂下了眼睑“我在战场上认识了我兄长的好友他叫范尔达……”托尔放在桌下的手捏紧了拳头,他已经猜到洛基要说些什么了。
“然后你就和他在一起了,对吗?”洛基看向托尔点了点头。
“阿斯加德的功臣还是很多的,我并不想去嫁给一个老头子。”
“他们为什么总想把你嫁人?你是个男人!”钢铁侠震惊的开口。
“我……我并不知道你们这里是什么样的,在我们那个世界冰霜巨人是……双性的。哦!这很难开口”洛基尴尬的笑了笑。
所有人还沉浸在震惊当中,“要知道我感觉这个世界和我们那个世界差距真的很大,我好像没有看见贾维斯,巴基,还有那个毛腿蜘蛛和他的小男朋友。”
“你知道贾维斯!?”“你知道巴基!?”钢铁侠和美国队长同时出声,一脸热切地看向洛基。
“哦,我当然知道我们是好朋友。贾维斯是钢铁侠的智能机器人,你把它换成了实体不是吗?而巴基则是美国队长的爱人,你花了一个世纪来寻找他。”洛基疑惑的看着他们俩然后又缓缓开口“难道在这个世界出现了偏差吗?”
“好像是的。”黑寡妇说。“在这个世界贾维斯已经消失了,史蒂夫也没有找到巴基。”
“这可真是太糟了。”洛基皱起眉头,“也许我能为你提供一些巴基的消息,但是贾维斯我就帮不上什么忙了。”
“你知道巴基在哪儿?”
“九头蛇,他被九头蛇带走洗脑了。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在那个世界这一直是禁忌话题。”
“你是邪神!你是洛基!你肯定有办法帮助我的!我想知道关于贾维斯的一切!你想要什么都没问题。”钢铁侠把手撑在桌子上对着洛基吼道。
“他不是邪神他也不是洛基,他只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人罢了。”托尔在一旁无所谓的开口。美国队长猛地站起来拿着他的盾牌走了,黑寡妇和鹰眼跟了出去,钢铁侠和托尔对视着“你真是个混蛋!”钢铁侠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就在这时,那个黑色的漩涡出现了,“看来这次的聚会也到此结束了,你该走了。”托尔扭头看向洛基,洛基微微向他颔首,起身向旋涡走去。
“他对你好吗?”托尔在他身后问,“好,至少比其他人对我要好。”这又是一个结果。托尔在心里默默的想,默默的看着洛基和旋涡一起消失。
“你还想让贾维斯回来吗?”“不用你管,我绝对不会放弃哪怕千万分之一的希望。”钢铁侠也离开了。托尔就静静的坐在那里:责任……爱情……家庭……朋友……事业……我该怎样做……
       然而现在我们却熟知的是:这场喜剧其实就是悲剧加上时间的产物。

身体不太好,没更出文字,只做了一组图片希望大家喜欢(´。✪ω✪。`)

余香三日 (宇文玥x宇文怀)(肉!肉!肉!不喜误入)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宇文怀的房间里有奇怪的响声,若运起内功屏息细听的话竟是!
“宇文玥!你再和那个星儿眉来眼去就别想进我房间!”在房间中那柔软的大床上,宇文怀豪放的骑在宇文玥的腰腹处,浑身上下只披了一件外套,用腰带打了个结才堪堪遮住重点部位,但白皙精瘦的胸膛一览无遗,连两颗小红豆也若隐若现。
宇文玥现在觉得非常不好,被自家媳妇压在床上不敢反抗也就算了,最重要的是……“怀,你先放开,好不好~碾要废掉了……”
“哼!谁让你平时一副不近人易的表情,老早想捏你的脸了,我这也是实现了广大人民的愿望。”“每次来你这儿总会带一身的香味走三日后才能散去谁还敢近我的身。”“这怨我吗!”

(剩下的肉的链接会在评论里,希望大家喜欢(*'▽'*)♪)

每个世界都不同 (第二章)

       当第二个洛基出现的时候已经是3天后的中午这次是伴随着一个绿色的旋涡出现,与前一个洛基不同的是他身上穿着白金色的长袍,头顶上戴着花束编织的王冠,手里还牵着一个有着金色头发和蓝色眼睛还有着尖尖耳朵的孩子,他穿着墨绿色的皮夹。
        这次复仇者们很镇静史蒂夫甚至邀请他一起来吃午餐,但这一位洛基似乎并不认识他们。
“好久不见托尔,他们是你的新朋友吗?”
“是的,他们都会很欢迎你。”
“哦!奥丁在上!你什么时候学会装模做样了?真是稀奇。”洛基用近乎凉薄的表情嘲讽着托尔。
“nana他们是什么?”
“他们是人类,莱格拉斯”
“但是他们长的和我以前见过的那些不一样耶!我可以把他们抓回去当奴隶挖矿吗?”
“这恐怕不行莱格拉斯”
“为什么呢?”莱格拉斯瞪着蓝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的nana真诚的问道,他知道这样对nana很有‘杀伤力’。
“只有犯了错的人类来才能抓回去挖矿,否则是会挑起战争的,”洛基一本正经的看着他的儿子,努力控制自己的双手不去蹂躏莱格拉斯的脸颊。
“这样啊!”莱格拉斯若有所思点点头,然后一脸坚定的说:“莱格拉斯长大以后一定要多抓些犯错的人类来挖矿!挣钱!”
洛基看着自己执着于抓人类来挖矿的儿子满脸黑线,是自己的教育方法错了,还是瑟兰的教育方法错了?
“咳咳,我想你们可以坐下说话,不是吗?毕竟你还带着孩子”这时出声的是班纳,洛基看了下班纳,领着莱格拉斯坐在了鹰眼空出来的座子上。
“谢谢”洛基有礼貌的说。
而班纳则被洛基这一声谢谢吓得差点变绿,一旁的史蒂夫死死按住他另一旁刚移过来的鹰眼也一边抓着他一边喊“冷静!!!冷静!!!”
而洛基则奇怪的看着他们,他腿上的莱格拉斯歪了歪脑袋爬到洛基的肩膀上在他耳边说:“nana,他好像很难过的样子,nana要不要帮帮他?”
洛基看着班纳狰狞的脸心里飞快的计划开来,他摸摸莱格拉斯的脑袋“莱格拉斯想不想帮帮他?”洛基问道
“想”“为什么呢?”
“帮助他就可以和他要同等价值的东西了,这个地方很陌生Ada教过我永远要把自己放在最有利的位置上”,啾!“说得好莱格拉斯!”啾!“我也要亲nana,Ada平常都不让我亲,小气死了。”周围一众复仇者看着欢乐的母子俩,有一种名为尴尬的情绪蔓延着。
而洛基却毫不在意“现在咱们可以谈谈条件了,我可以让他控制住自己体内那股莫名的力量,而我需要的是同等价位的财宝。”
班纳又激动起来“你想要什么?”
“这得看你有没有了,我需要的可是具有强大能量的财宝,而不是普通的金和银。”
班纳皱了皱眉然后对洛基说:“我这里有核能可以使用,但是它的破坏性和污染性非常大。”
“那就很抱歉了拥有污染性,我们是一律拒绝的。”
“那……那我还有激光可以用”
“各位!我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没人想知道这一位洛基从那里来的吗?那孩子又是怎么回事!”托尔调高声音说道。
被打断的班纳皱着眉,不满的看着托尔而洛基则面无表情静静的抱着莱格拉斯,空气瞬间凝固了起来,过了好一会洛基开口道:“我似乎并不是你们这个时空的人。我与托尔一战从彩虹桥上掉了下去……一片的荒无混沌我承受着恐惧和孤独,偶尔有飓风一般的乱流会将我刮的遍体鳞伤。”
“nana……”莱格拉斯担忧的看着他,将一双小手贴在洛基的脸上。
“然后我晕死过去,当我醒来时我已经安然无恙的躺在了一张柔软的床上,后来我发现我来到了一个名叫中土世界,认识了莱格拉斯的Ada,他是一位精灵王,而我被精灵所救。”洛基抓住莱格拉斯的手放在手心里。
“然后你就成为了那里的王后?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吗?”托尔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动动你的脑子,精灵族的王后可不是那么好当的,中土是个混杂的世界,在那样的世界里想要存活就需要有被利用的价值,需要成为他人手中最厉害的棋子,一举一动按照计划行事。”洛基把身体向后靠,两只手放在椅子的扶手上。他左手有一枚银色的指套,上面满是镂空的花纹,他静静的用那枚指套敲击着扶手发出清脆的响声。“托尔……过了这么久学会当好国王了吗?”
“不用你管!弟弟!”托尔攥紧了拳头。
洛基闭上眼,他腿上的莱格拉斯盯着托尔突然开口道:“你要先观察对手的举动,再做出相应的对策,将自己置于赢家的地位。如果你是最弱的那一个,那么你就需要变成最强势的那一个,然后……要放弃一些东西,然后就会得到一些东西,有得有失才能平衡下去。目光要往远处看,不应该止步不前,量重要的是……”说到这儿莱格拉斯看向洛基,洛基睁开眼睛,他的眼睛变成血红色,最中间的瞳孔是猫一般竖瞳是金黄色“权利就是力量。”
瞬间复仇者们的手脚被收紧许多藤蔓植物绑住,这些植物将他们的身体紧紧地绑在座椅上,唯独留下班纳还能自由活动“你们最好别动,不然我的这些小宝贝儿们可是会勒死你们的。你……去拿你的激光,我会给你想要的。”班纳看着洛基不动。
“放心,我还不会对你这帮朋友做些什么。”听闻班纳沉默的点点头,起身去拿激光。
这时,托尔看着洛基,喉头动了动发不出什么声音“你想说是什么?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全是我这个自作多情的弟弟惹的祸?还是想说想让我和你回家!我的家到底在哪?我并不是阿萨人,别总是扮出那副慈悲的面孔,托尔你不会是永远的好人!现在……你还想让我再相信你?或者你还会再相信我吗?”
洛基微微仰头,这让他本来就很纤细的脖颈显得更加纤细,他脖子上戴着一条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白色项链,项链上的珠宝散发出美丽的光泽。
“你什么时候开始戴这么女气的玩艺儿了”,托尔好笑着说。
“因为他喜欢我戴。”托尔被哽住,他用越发可怕的目光去看那条项链,像是要把它和送给洛基项链的人一起碎尸万段一样。
这时,班纳回来了,他将一个黑色的匣子递给洛基并给了他一套说明书,而洛基则凭空变出一瓶药剂它无色就像普通的白开水一样,“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可以有其他选择。”
“我已经这样太久了……我希望我能更加的理智的去……”
“那好吧,交易愉快。”
“你能放了我的朋友了吗?”
“放松……等我消失这些也会自然和我一样消失的”
“nana”。
“嗯?”
“我想找Ada了,想回家”。
“快了,我的莱格拉斯,看!那儿是不是有个绿色漩涡!”
“是的nana”
“那我们快回家吧,你Ada该等急了!”洛基牵着莱格拉斯向漩涡走去。“洛基!”托尔在他俩身后焦急的喊到,他挣扎着想摆脱自己身上的束缚,但植物却越勒越紧。
最后洛基和莱格拉斯都消失在旋涡里,和昨天一样,另一个世界的洛基都不会为一些过去的人和事留步。
       而现在我们熟知的却是,明知道失去信任已经成为感情的死结,而我们从不试图解开而去试图撕裂。

每个世界都不同 (第一章)

     “  你听说过平行世界吗?不同世界不同的结果,这就好像你在这个世界战无不胜,所有巧合意外都会发生在你的身上,也许在另一个世界就不是这样了。而我们均是被秩序者创造。所谓秩序者可以理解成为创造这个世界的神,他们拥有所创世界的一切权利,生存还是死亡都不是问题。也许他们无聊了想创造一些乐子吧,所以意外就来了。”
“这就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或许吧。”
“如果你骗我们呢?毕竟你的黑历史太多了洛基!”
“哦,是吗?那我们就来谈谈巴恩斯的事吧。”
“你知道什么!”洛基从沙发上站起拽着红色的披风慢慢向史蒂夫靠近。
“我想……你不会忘记那一天吧,我们亲爱的美国队长,因为你的失误导致了陪伴你数年的好友巴基•巴恩斯的惨剧,你不会认为这段历史要永远被沉封在裆案里了吧?”
洛基绕了一圈停在了史蒂夫的背后,在他耳边轻语到。
“是你害死了他,是你一手将他送进地狱的,美国队长连最爱的人都保护不了,啧啧……”
“够了!”史蒂夫猛地向身后挥拳却只打到一团空气,洛基又出现在钢铁侠的身前。
钢铁侠举起了手中的激光炮,“别心急,让我们谈谈贾维斯的问题,可怜又忠诚的贾维斯去哪里了?哦……原来他已经被他的主人所抛弃了”。
“闭上你的嘴洛基!你没有资格谈论他!”
洛基的身体向前倾,一边用指甲顶着激光炮慢慢向右移动,一边说:“如果我有能使贾维斯复活的东西呢?”“你!”洛基一下又消失了出现在沙发上。

“我可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洛基,”
洛基直直的看托尔,他头顶镶满宝石的王冠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他是个失败者,而我,可是阿斯加德的另一位掌权者!我出生在约顿海姆,是最小的也是最不受宠的王子。约顿海姆战败于阿斯加德国内萧条一片根本无法恢复,于是我的父亲将我送到阿斯加德作为求和的礼物,可没想到的是……我们伟大的雷神!你看这是什么……”
洛基伸出手,苍白的手上在无名指处戴着一个戒指,海蓝色的宝石,其中似有似无的有墨黑色涌动。托尔感觉到一股熟悉的力量 ,托尔原来惊恐的脸变得阴沉,
“寒冰之匣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怎么会在我的手上?啊!这可是我和我丈夫爱情的见证,”洛基把手收回来放到自己眼前细细的看着那枚戒指。
“我本来以质子身份入阿斯加德,可没想到我的丈夫对我一见钟情,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奉我为王妃,然后他为了讨我欢心偷出了寒冰之匣给我打造成戒指的模样”,
洛基闭了闭眼“后来啊……我的老父亲去世奥丁也陷入沉睡,所以我丈夫登基,而他登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发兵约顿海姆,他帮助我铲除其他的兄弟,将我推向了约顿海姆的王座……哦!别这么震惊各位,在我们的世界可是我先认识你们的”。洛基似笑非笑的看着复仇者们。
“我的名字就是力量!没有人敢反抗我!”洛基我手指微微动了下,瞬间,地面以洛基为中心的寒冰到处漫延并长出尖刺,将复仇者们团团围住,复仇者们的脚和手被困住无法动弹。
洛基站起身,叹息着“你真是不能和他相比,你连最普通的王储都比不上,难怪这个世界的洛基会凄惨死去,而你却把他的尸体扔在一片荒无的地方,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可是神。”
“是洛基他害人不浅,你知道他杀过多少无辜的人吗?”“无辜哈!哈!哈!看来你就是一个被门夹了脑袋的智障!你应该为我丈夫长的一样而感到残愧!”话音刚落,托尔身边出现了一个金黄色的旋涡这和洛基出现的时侯的现象一模一样。
洛基眯起了眼,“我该走了,”洛基说到。
他走到旋涡旁边的时候忽然对托尔说:“对了我们还有个孩子来着,我生的”,下一秒洛基随着金色旋涡消失了。
复仇者们身上的冰也消失了,一点痕迹也没留下,这就像另一个世界的洛基从来没来过一样。托尔跌坐在地上,空洞的眼睛看向洛基刚刚消失的地方,复仇者们看起来都心事重重,谁知道明天又会怎样呢。而现在我们却熟悉的是。

失去的,再想要回来,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