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榭云泽

冬之前

      冬季之前的深秋,树上的叶子扑簌簌的掉下来,在这穷僻的地方没有风的伴随连掉落都显的不情不愿,这简直被人叹一声矫情。
       同桌送了我两片深秋的叶子,我将它随意放在卷夹里,然后合上,不再过问。
       某一天,在某个特定的时刻,寻找卷子时偶然瞥见了这两片干枯的树叶。它们的驱干呈现一种浓咖啡色并且有着大地般的裂痕,这让我想起了非洲的大峡谷,边角处发红又有些发紫,但总体上还是比较完整的。我从窗外瞄了瞄,有几片残破的叶子,它们静静地躺在地上,这让我不免生出几绪悲凉来。我忍不住伸手去触摸这季节的见证者,时间的牺牲者,手指隔着一层塑料缓缓地描摹,顺着主干到支干,路过一些开裂的口子,抚过边角的柔和,那么一瞬间我感受到了它们在春天的盛况。啊!它们有着多么精壮的经络,有着多么圆润的边角,还有着厚实的叶肉。生命,这两个字似乎在他们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现在,它们旧了的躯干留在这里,而那一丝生命的气息早已乘着日出的第一缕晨光的车碾穿过广漠和天穹,最后到达生命的绿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