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榭云泽

思想(拔杯)

          我无法控制我的思想,我不清楚我的精神是否有问题,焦虑在追赶着我如同我梦中那只黑色的大角鹿。
我亦知道他是谁,他就在我的身后,灼热的鼻息是我唯一能感受到的东西。
他们都说我疯了,这是所有人都默认的,我连反驳的权利都被剥夺。
我把自己认作成这穷苦的人民,头上高高悬挂的刀马上要落下来。哦,这催人泪下的故事连我自己都感动不已。
有时我不得不感激他,我生命中的变数。我无法对其他人诉说我如何漫游在但丁的地狱之中,人们总是贪婪的把心都冰冻。这扭曲而悲惨恐怖又平静的世界,乌鸦和蝙蝠共鸣,天使张开了双翼,上帝赋予我的能力让我找到了原始的恶魔,这是多么令人欣喜的事情。
双眼之中的恐惧如同太阳神的火种,而人的肉体像邪神的锁链禁锢住这蔓延的美丽。 
他依旧徘徊在我身边蹄子敲打在医院的石砖地上,留给我一个尾影以便追随他的脚步来到一个又一个红得发黑的殿堂。
他露出欣喜的面容邀请我与他共享这鲜红的艺术,这进化的根源。
如若上帝询问我微笑的源头,我便回答他本能与生存。 
死去的文字在涤洗灵魂,清道夫隐匿在人群之中,美味即将被摆上餐桌,法兰西的红酒来做餐前的饮品,这一切来祭奠这平庸之恶的原罪。
我最终可以和他面对面来交织精神的享受了。这不禁令人感叹这是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