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榭云泽

每个世界都不同 (第二章)

       当第二个洛基出现的时候已经是3天后的中午这次是伴随着一个绿色的旋涡出现,与前一个洛基不同的是他身上穿着白金色的长袍,头顶上戴着花束编织的王冠,手里还牵着一个有着金色头发和蓝色眼睛还有着尖尖耳朵的孩子,他穿着墨绿色的皮夹。
        这次复仇者们很镇静史蒂夫甚至邀请他一起来吃午餐,但这一位洛基似乎并不认识他们。
“好久不见托尔,他们是你的新朋友吗?”
“是的,他们都会很欢迎你。”
“哦!奥丁在上!你什么时候学会装模做样了?真是稀奇。”洛基用近乎凉薄的表情嘲讽着托尔。
“nana他们是什么?”
“他们是人类,莱格拉斯”
“但是他们长的和我以前见过的那些不一样耶!我可以把他们抓回去当奴隶挖矿吗?”
“这恐怕不行莱格拉斯”
“为什么呢?”莱格拉斯瞪着蓝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的nana真诚的问道,他知道这样对nana很有‘杀伤力’。
“只有犯了错的人类来才能抓回去挖矿,否则是会挑起战争的,”洛基一本正经的看着他的儿子,努力控制自己的双手不去蹂躏莱格拉斯的脸颊。
“这样啊!”莱格拉斯若有所思点点头,然后一脸坚定的说:“莱格拉斯长大以后一定要多抓些犯错的人类来挖矿!挣钱!”
洛基看着自己执着于抓人类来挖矿的儿子满脸黑线,是自己的教育方法错了,还是瑟兰的教育方法错了?
“咳咳,我想你们可以坐下说话,不是吗?毕竟你还带着孩子”这时出声的是班纳,洛基看了下班纳,领着莱格拉斯坐在了鹰眼空出来的座子上。
“谢谢”洛基有礼貌的说。
而班纳则被洛基这一声谢谢吓得差点变绿,一旁的史蒂夫死死按住他另一旁刚移过来的鹰眼也一边抓着他一边喊“冷静!!!冷静!!!”
而洛基则奇怪的看着他们,他腿上的莱格拉斯歪了歪脑袋爬到洛基的肩膀上在他耳边说:“nana,他好像很难过的样子,nana要不要帮帮他?”
洛基看着班纳狰狞的脸心里飞快的计划开来,他摸摸莱格拉斯的脑袋“莱格拉斯想不想帮帮他?”洛基问道
“想”“为什么呢?”
“帮助他就可以和他要同等价值的东西了,这个地方很陌生Ada教过我永远要把自己放在最有利的位置上”,啾!“说得好莱格拉斯!”啾!“我也要亲nana,Ada平常都不让我亲,小气死了。”周围一众复仇者看着欢乐的母子俩,有一种名为尴尬的情绪蔓延着。
而洛基却毫不在意“现在咱们可以谈谈条件了,我可以让他控制住自己体内那股莫名的力量,而我需要的是同等价位的财宝。”
班纳又激动起来“你想要什么?”
“这得看你有没有了,我需要的可是具有强大能量的财宝,而不是普通的金和银。”
班纳皱了皱眉然后对洛基说:“我这里有核能可以使用,但是它的破坏性和污染性非常大。”
“那就很抱歉了拥有污染性,我们是一律拒绝的。”
“那……那我还有激光可以用”
“各位!我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没人想知道这一位洛基从那里来的吗?那孩子又是怎么回事!”托尔调高声音说道。
被打断的班纳皱着眉,不满的看着托尔而洛基则面无表情静静的抱着莱格拉斯,空气瞬间凝固了起来,过了好一会洛基开口道:“我似乎并不是你们这个时空的人。我与托尔一战从彩虹桥上掉了下去……一片的荒无混沌我承受着恐惧和孤独,偶尔有飓风一般的乱流会将我刮的遍体鳞伤。”
“nana……”莱格拉斯担忧的看着他,将一双小手贴在洛基的脸上。
“然后我晕死过去,当我醒来时我已经安然无恙的躺在了一张柔软的床上,后来我发现我来到了一个名叫中土世界,认识了莱格拉斯的Ada,他是一位精灵王,而我被精灵所救。”洛基抓住莱格拉斯的手放在手心里。
“然后你就成为了那里的王后?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吗?”托尔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动动你的脑子,精灵族的王后可不是那么好当的,中土是个混杂的世界,在那样的世界里想要存活就需要有被利用的价值,需要成为他人手中最厉害的棋子,一举一动按照计划行事。”洛基把身体向后靠,两只手放在椅子的扶手上。他左手有一枚银色的指套,上面满是镂空的花纹,他静静的用那枚指套敲击着扶手发出清脆的响声。“托尔……过了这么久学会当好国王了吗?”
“不用你管!弟弟!”托尔攥紧了拳头。
洛基闭上眼,他腿上的莱格拉斯盯着托尔突然开口道:“你要先观察对手的举动,再做出相应的对策,将自己置于赢家的地位。如果你是最弱的那一个,那么你就需要变成最强势的那一个,然后……要放弃一些东西,然后就会得到一些东西,有得有失才能平衡下去。目光要往远处看,不应该止步不前,量重要的是……”说到这儿莱格拉斯看向洛基,洛基睁开眼睛,他的眼睛变成血红色,最中间的瞳孔是猫一般竖瞳是金黄色“权利就是力量。”
瞬间复仇者们的手脚被收紧许多藤蔓植物绑住,这些植物将他们的身体紧紧地绑在座椅上,唯独留下班纳还能自由活动“你们最好别动,不然我的这些小宝贝儿们可是会勒死你们的。你……去拿你的激光,我会给你想要的。”班纳看着洛基不动。
“放心,我还不会对你这帮朋友做些什么。”听闻班纳沉默的点点头,起身去拿激光。
这时,托尔看着洛基,喉头动了动发不出什么声音“你想说是什么?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全是我这个自作多情的弟弟惹的祸?还是想说想让我和你回家!我的家到底在哪?我并不是阿萨人,别总是扮出那副慈悲的面孔,托尔你不会是永远的好人!现在……你还想让我再相信你?或者你还会再相信我吗?”
洛基微微仰头,这让他本来就很纤细的脖颈显得更加纤细,他脖子上戴着一条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白色项链,项链上的珠宝散发出美丽的光泽。
“你什么时候开始戴这么女气的玩艺儿了”,托尔好笑着说。
“因为他喜欢我戴。”托尔被哽住,他用越发可怕的目光去看那条项链,像是要把它和送给洛基项链的人一起碎尸万段一样。
这时,班纳回来了,他将一个黑色的匣子递给洛基并给了他一套说明书,而洛基则凭空变出一瓶药剂它无色就像普通的白开水一样,“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可以有其他选择。”
“我已经这样太久了……我希望我能更加的理智的去……”
“那好吧,交易愉快。”
“你能放了我的朋友了吗?”
“放松……等我消失这些也会自然和我一样消失的”
“nana”。
“嗯?”
“我想找Ada了,想回家”。
“快了,我的莱格拉斯,看!那儿是不是有个绿色漩涡!”
“是的nana”
“那我们快回家吧,你Ada该等急了!”洛基牵着莱格拉斯向漩涡走去。“洛基!”托尔在他俩身后焦急的喊到,他挣扎着想摆脱自己身上的束缚,但植物却越勒越紧。
最后洛基和莱格拉斯都消失在旋涡里,和昨天一样,另一个世界的洛基都不会为一些过去的人和事留步。
       而现在我们熟知的却是,明知道失去信任已经成为感情的死结,而我们从不试图解开而去试图撕裂。

评论(21)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