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榭云泽

平淡生活(拔杯)一发完

        这是一个考验生命的时节,在这时节来临前我已经能够预见到有多少个生命在它还没到来之前就凋零,一如以前街边猫猫狗狗的尸体。最后,被白雪掩盖,被扔在垃圾堆,它们被所谓的自然遗弃,连人都毫无办法。这是一场考验,活下来的将会更好,还能看到来年的嫩芽,凋零的将会像秋天的树叶洋洋洒洒的落下。
       即使在这样的时节我依然很忙,忙着在家庭与FBI工作室之间来回奔波。虽然很累但至少很满足,哦当然如果我的丈夫也愿意接受我那群狗狗就更好了。
我的上司最近疯狂地压榨着我,哦!上帝我该叫他疯狂的杰克吗?那些谋杀又不是我干的……哦,但是……或许……有我的因素吧。令人值得庆幸的是我的高智商的丈夫作案的手段非常高明,每一件都能让我从他所做的案件中体会到无限的温情与快乐,同时我也能模糊的看到上帝对人类的态度和人世间奇妙的旅程。
       好吧,让我看看我现在在哪儿……医院,好极了。我终于把自己累垮了,好极了,让我不用再面对杰克那张黑像胶一样的脸了。不……应该不会有任何人来吵闹我,因为我是个脾气不好的同事,所有人都认为我的精神有问题,除了我的丈夫兼心理医生。哦,这真是讽刺而又恶心的事情,我难到该感谢还有人在乎我吗?
门把手突然转动起来发出吱吱的声音,一个人从门外走进来,皮质的鞋子敲打在地上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然后他把门带上,轻轻脱下外套将它挂在椅子背上。这动作可真赏心悦目,不是吗?这让他露出里面那套青色格呢的西装,还配了一条淡蓝色佩斯利涡纹图案的领带,胸前还带着黄色的小方巾。不得不说我丈夫的品位绝对是高大上,但是允许我这个凡人无法理解这包含的深意。
我下意识用被子罩住半个脑袋,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咕噜咕噜的转着,他将手中的保温饭盒放在病床边的桌子上。
“这是为你准备的,我想依你现在的情况吃这个应该是没有问题”。
我努力伸长了脖颈去看他所带来的东西,“哦是汤吗?”
“威尔你应该从被子里把你另外半个脑袋露出来,如果你还想品尝它的话,还有我想你不会想让我喂你的。”
“哦!这不公平!你必须喂我!”我把脑袋探出来对着他叫嚣道“这是我作为你丈夫应有的福利亲爱的汉尼拔”。
“好吧威尔”,他拉过病房内唯一的椅子将它放在病床前。当他打开保温盖儿的时候我整个人就感觉洋溢在温暖的海洋里,香气铺满了整个屋子然后我的肚子就开始响铃了,但是我一点儿都不觉得尴尬,毕竟他是不会嫌弃我的,他只会嫌弃外面那些粗俗的人类。
“哦~汉尼拔你是上帝派来的天使吗?”
“亲爱的我是上帝派来的恶魔,但我是属于你的天使”好吧好吧,又是这样,如果以后还有谁说著名的心理医生汉尼拔布莱克先生不会说情话的话我就把她的发声器扯掉。
“这次的食材又是什么呢?”
“为了你的健康我并没有选取他们,而是用了上好的牛肉熬成的。”
他一只手拿着勺子将热乎乎的汤举到我的面前,“你不应该吹吹它吗?就像爱情剧里面的一样”
“我已经测量好了,这个温度不会烫口的。”
“亲爱的你不能总这么贴心”
“但我期待着你的出院”。
“可是我不想出院,我就想呆在这儿”
“难道你不想回家吗威尔?”汉尼拔用忧伤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干了十恶不赦的事儿一样,
“我是不想面对杰克”我急忙解释道,突然汉尼拔的眼神变得幽深似乎要做出什么决定一般,我急忙说“但是我又不想失去咱们生活中的乐子”,“好吧威尔”。
        等到我在汉尼拔的照顾下吃饱喝足以后,困意就源源不断地用涌上我的头脑。
我拍拍身边的床铺,“来吧陪我躺一会儿”汉尼拔的脸上露出满足而又愉悦的神情,他轻轻的在我床边躺下,我俩头对头四目相对,鼻尖贴着鼻尖双方交换着呼吸。困意袭了上来,我在汉尼拔的眼睛中迷失沉睡沉醉,恍惚间我又看到了那个带有黑色鹿角的食人魔,是的我爱他。我虔诚的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在比我更爱他的了。

         白云从不向天空承诺去留,却朝夕相伴;风景从不向眼睛说出永恒,却始终美丽;星星从不向黑夜许诺光明,却努力闪烁;而我不能许诺他永远却能一直陪伴在他身边。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