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榭云泽

我的弟弟青春期(锤基)(短文)

        最近以来……我的弟弟很不对劲,这具体表现在他不再和我睡在一起啦!他开始嫌弃我从外面带给他的小礼物啦!他开始很少叫我哥哥啦!
啊!好悲伤的(。•́︿•̀。)为了寻找问题的源头我成年后头一次踏进阿斯加德的藏典城,要知道这里记载了从阿斯加德诞生到现在的所有历史和典故,是先人们智慧的集合。但这么伟大的地方我却深深地感到恐惧,因为看守藏典城的是一位疯疯癫癫的老头子,小的时候我就被他的神经质吓了一跳,从此就远远的避开了这个地方。
现在我要凭借着对弟弟的爱,以及一定要把弟弟再“追回来”的高尚信念进去走一遭了……“好久不见小朋友”,在踏进藏典城的前一秒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我好不容易提起来的勇气卡在了嗓子眼,我知道这是谁“你好芙德!”我故作镇定地答道。
“嘿!说实话现在你已经变成大孩子啦!但胆子还这么小,目光也这么浅……哦!对吧?你来是为了你弟弟!天宫……要发生大事了!发生大事!”
“对不起,你是说洛基来过这儿?”
“当然当然!他来过,也只有他来过!你们所有人都当我是疯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满脑袋都是……都是战争和暴力的蠢货!”
下一秒,我们天宫堂堂的大王子兼天宫的继承人,在战场上无所畏惧的雷神,就这样被一个老头子一脚踢在屁股上,被踹了出去!托尔以一种乳燕投林之势重重的压在刚要进来洛基的身上,可怜我们瘦弱的二王子被压的双眼一翻差点没昏死过去。
“ 弟弟你怎么样?没事吧!”于是在托尔激烈的摇晃下洛基终于晕了过去……
‘原来我的体质是这么差吗?我好歹是神啊?难道这就是蔬菜与鸡腿的差距?’这是洛基昏过去的最后一秒在想的事情。所以他才不承认自己是因为研究了几个晚上的魔法,才导致身体虚弱的。                                                                                                                       午后的黄昏懒洋洋的,透过紫色镂空的窗户斑斑点点的落在桌子上,椅子上,还有一个昏睡的神身上。
当洛基恍恍惚惚的醒来,看到一个和这个房间格格不入的雷神,坐在属于自己的摇椅上,吃着属于自己的糕点,原本自己身边的侍女一脸热切的看着他。顿时洛基觉得自己的额头突突的跳。
“你在干什么丝飞海。”
“哦!二王子,你终于醒来了大王子可是等了很久呢!”
“行了你先下去吧,这里没你什么事了”,
这时托尔突然开口道。
“是的大王子”丝飞海僵硬着退了出去。
“怎么样感觉舒服点了吗?饿不饿?”托尔把一个枕头放在了洛基的后腰,洛基就这样静静的用墨绿色的玻璃眼珠看着他,面无表情的摇摇头,“哦,奥丁在上别这样看着我了”,托尔突然俯下身子对着洛基的脑门就是一口。
啾!洛基似乎变傻了,呆呆的摸着被托尔亲红了的脑门。托尔把他抱在怀里,脱了鞋子上到床上。
托尔没有穿铠甲,洛基隔着薄薄的衣料感受着自家兄长丰满的胸肌和强有力的心跳,慢慢的热了起来,原本推拒的手也放了下来……亲昵无声的弥漫在整个房间里。
过了很久洛基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觉得刚刚那个待女有问题”他清清嗓子说道,
“你不喜欢她?那把她流放好了”,闻言洛基摇摇头,他并不打算那么做,毕竟她跟在自己身边有一段时间了,
“那随便安个罪名在她身上把她关到地牢里去吧”,
嗯?洛基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假的托尔了,于是伸出手在他脸上捏来捏去,
“泥在干神么迪迪?”托尔捉住那双作乱的手,它真凉啊!托尔如是想。
“你讨厌她?”
“谁?那个侍女?即然你不喜欢那又何必留着她呢?”
洛基看着他真诚的蓝眼睛无声的笑起来,他压在托尔身上“你真可爱哥哥!”哦,洛基说他可爱那是不是表明洛基不生气了呢?但可爱是用来说男人的吗?
洛基看着托尔半拧的眉头“要来亲一口吗?哥哥”洛基眨巴着那双大眼睛说道,
托尔看着洛基粉嫩的双唇心想不亲不是神!于是他把嘴唇覆上去,用力吮吸着洛基双唇,翻身把他压下去,而洛基则惊恐的瞪大了双眼,托尔趁着这个空档把舌头伸了进去,双手抓住洛基的手并与他十指相交。洛基活像只待宰的羊羔渐渐的放弃了挣扎,沉迷于这灼热的气息。                                                                                                        就这样洛基的青春期就这样过去了,对了青春期这个词还是和妈妈学的呢。妈妈说遇到青春期的弟弟上嘴就好。

评论(4)

热度(43)